咕手无序

沉迷于白鹊的老阿姨

【裴文德x面面】以身相许·番外 我再生孩子就跟你姓


*逆cp ooc
*对这就是七夕贺文
*应要求再揣一个
*超短 甜度刚好
*和前文联系不大 放心看

夜尊又怀孕了。
对,是又。
裴文德又是心疼又是高兴的寸步不离地守着夜尊身边,生怕人儿磕了碰了。夜尊实在不习惯裴文德的小心翼翼,“行了,我又不是易碎的娃娃,怀绾面都挺过来了。”裴文德意料之外的蹙眉:“对不起,怀绾面的时候没有照顾好你。”夜尊看不得他自责:“好了都过去了。”转身吻了吻裴文德光洁的额头。裴文德扣着夜尊的腰把人压倒,手却很小心的护在了夜尊的小腹上。“你小心孩子!”夜尊被吓的不轻。“放心,我有分寸。”说罢封住了身下人的唇。
“你个假和尚!唔...”
绾面最近不开心。
按照惯例,她每天早上起床都会找夜尊抱。可前些日子夜尊刚想抱起绾面就被裴文德一把截胡。绾面不明所以,裴文德制止性的开口:“不可以。”夜尊知道裴文德是为了自己和孩子好,只能安抚的亲了亲绾面的脸,轻声哄道:“乖。等再过些时日,夜尊就没有出过卧房的门了。
她已经有一阵子没有看见爹爹了,每次想去敲爹爹卧室的门都被裴文德拦下。“你爹爹病了。”这是裴文德的说辞。绾面很想念自家爹爹的怀抱。
“裴哥哥...我想出去。”
已经在房间里待了快两个月的夜尊朝裴文德撒娇。胎儿已经三个多月,细看能看出一点小巧的弧度。
“不行。”裴文德被夜尊软糯棉柔的上扬语调刺激的不行,但还是拉下脸来拒绝。
“可是我都憋了两个多月了。裴哥哥你就答应我嘛。”夜尊眼波流转,勾人的大眼睛水光潋滟,精致的眼角微微下垂,细长的柳眉委屈的皱起,可怜兮兮的盯着裴文德。
裴文德被盯的发毛,只好开口威胁:“你再这样看着我,我现在就办了你。”沉粗哑的嗓音,说的却是下/流至极的荤/话。
“你...!”夜尊气的不轻,长腿一抬狠狠踢了裴文德一脚,“臭和尚!”
刚想敲门的绾面硬生生把手卡在半空中。
夜尊的孕期反应越来越大,相比之前还能吃进一些东西现在是吃什么吐什么。裴文德看着夜尊渐渐瘦下去的脸心疼的不行,恨不得自己来受这些罪。夜尊吐完按着肚子,没好气的骂道:“小崽子你安分一点行不行?小心你出来我揍你。”语毕又转向裴文德:“你不许拦我,我一定要揍这小兔崽子出气。”裴文德忍俊不禁看着夜尊苍白而气鼓鼓的脸,“好,不拦你。我帮你一起揍。”“哼,这还差不多。”孕夫嗜睡,何况刚刚又折腾了一番,裴文德爱怜的把人抱起,夜尊缩在怀里,眼皮开始打架。裴文德看夜尊昏昏欲睡的可爱模样,轻啄了一下他的嘴唇,“睡吧。”“嗯...夜尊迷迷糊糊的应,“裴文德,给你的孩子取个名字吧。”“名字...?”裴文德几个月前无意间得知自家媳妇大名叫沈面,就从阿夜转唤成面面,为此他两个月没能上夜尊的床。
“栖霈,”裴文德思考半霎出声,“不管男女,就叫 沈栖霈。”裴文德见夜尊没反应,低头看夜尊,已经熟睡过去。轻轻将人放在床上,捋顺了微卷的银色发丝。
栖霈出生时,比绾面轰轰烈烈的多。那小子能折磨人的很,在夜尊肚子里赖了一天才露了个头,害得夜尊疼了整一天。终于第一声啼哭响起时,夜尊也体力不支昏迷过去。裴文德一天就陪着他疼,陪着他咬牙坚持,比生绾面时还煎熬。等把人彻底安顿好以后,裴文德才去看儿子。小婴儿眉眼与裴文德一般英气,甚至还要略胜几分,不哭不闹的依在裴文德怀里。他和绾面都是上天赐予他的宝贝。
此生足矣。
【end】
—————小番外—————
夜尊醒来后,第一件事就是对着裴文德发誓:“裴文德我要是再给你生孩子我就不姓沈!”
“那跟我姓。”
【真·end】
想看孕期play的黑车吗

【裴文德x面面】以身相许·番外 裴文德你女儿呢!?


*需结合前文观看
*逆cp ooc
*有巍澜无差
*无逻辑 纯甜
绾面不见了。
夜尊急的眼眶红红,在绾面经常玩的地方喊哑了嗓子,都没看见绾面小小的身影。裴文德也在家里反反复复的找,始终没听见绾面悦耳的笑声。
“裴文德...”夜尊断断续续的掉眼泪,“怎么办...怎么办...绾面不见了...都是我不好...”裴文德从未看见夜尊落泪,哪怕是生绾面的时候,自然心疼得不得了。“没事的,绾面那么聪明,怎么会出事?乖,别哭了。”安抚的亲亲伤心人的发旋,又开始下一轮的寻找。

赵云澜看着沈巍怀里凭空出现的小姑娘,难得懵了。那小姑娘细看长的跟沈巍九分九的像,赵云澜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被绿了。
活了万年的黑袍使什么场面没见过,但这场面他还真没见过。小女孩眨了眨沈巍同款大眼睛,挥着小胳膊抱住了沈巍的脖颈,甜甜的唤了声:“爹爹。”赵云澜顿时从椅子上跳起来:“沈巍?!”被叫到的沈巍委屈的抬起头,可怜巴巴的用一双无辜的眼睛把赵云澜吃的死死的。
赵云澜的心就化了。他走到小姑娘面前,温柔的问:“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呀?”小女孩偏头盯住赵云澜,嘴边漾开笑意:“爸爸。”赵云澜一听吓到脚下一滑差点没蹲住,得亏沈巍扶了一把。“祖宗您可别乱叫!我赵云澜三好丈夫一个,怎么会莫名其妙有个孩子?”“所以...”沈巍对着“女儿”,“她到底...是哪里来的?”赵云澜没答,眼里写满了不知所措。
恭喜沈巍赵云澜喜得女儿一个。

夜尊和裴文德突兀的出现在沈巍和赵云澜面前时,四个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人面面相觑,场面一度十分尴尬。还是小绾面认出自己的亲生爹爹,跳出沈巍怀里跑到夜尊身前,看着夜尊满是泪痕的脸,脆生生的开口:“爹爹谁欺负你了?你告诉绾面绾面帮你教训他。”夜尊看着失而复得的女儿,终于露出笑容,俯下身亲了姑娘白嫩的小脸。
“...夜尊?这是你的女儿?”赵云澜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是。”夜尊言简意赅,“我们都是被虫洞送过来的,估计是残留的能量漏洞无意间释放,造成了这次的时空交错。”“而且,这虫洞就刚好在我们家后院,绾面多半是玩的时候被传送到了这里,害得阿夜担心了好久。”裴文德补充。
“所以...”一旁沉默的沈巍开口,“这是我侄女?”“...嗯。”夜尊诽腹自己哥哥奇怪的关注点,给了肯定的回答。“我们该怎么回去?”裴文德转向沈巍。沈巍轻轻推推眼镜,“现在一时半会也找不到解决的办法,刚好隔壁还有一间房,先住下吧。”裴文德斟酌半霎,想应下却被夜尊眼神阻止。夜尊深知当年大战自己对哥哥的伤害无法原谅,况且赵云澜也不一定希望看见他。“不用麻烦了,我现在就...”“好,就这么说定了。”赵云澜一锤定音,“你不想住,可不能委屈了咱闺女不是?”说完就抱起绾面,“走,干爹带你去玩。”夜尊就看着赵云澜无比自然的拐走自家女儿,不露痕迹的翻了个白眼。
夜尊和裴文德就这么住下了。
赵云澜尤其喜欢绾面,赵云澜的孩童心性也深得绾面的芳心。夜尊看绾面高兴,也就由他去,让绾面捡了两个便宜干爹。本来不怎么打扮的姑娘被赵云澜一天一件小裙子的买,搞得裴文德不好意思,想阻止赵云澜却被沈巍用“都是一家人”的理由堵回去。
夜尊终于找到虫洞的痕迹,就拉着裴文德去查看,沈巍不放心弟弟和弟夫,也跟着去了。于是照顾绾面的任务,就全权交给赵云澜。赵云澜为了不让丫头无聊,就把她带去特调处和那群好吃懒做的下属找乐子。
“哟老赵,难得一见啊。”已经不知道多久没回过家的大庆喜闻乐见,下一秒就惊掉了眼珠子:“卧槽!?你从哪里拐来的丫头片子?”“什么叫拐来的?”赵云澜没好气的打断大庆,“这明明就是自家闺女。”说着把绾面的头和自己的靠在一起,“多像!”大庆没看出来有哪里像,反而小脸蛋和沈巍简直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禽兽啊老赵。”大庆惋惜的吐槽,“沈教授这么好的人就栽在你身上了。”“呸!你会不会说话!”赵云澜死瞪大庆,对着绾面笑嘻嘻开口:“宝贝儿来~”腆着把脸送过去。绾面给面子,大大的在脸上吧唧一口,并响亮的喊了声:“爹爹!”
响彻整个特调处的上空。
夜尊和沈巍一齐出手,将虫洞改成通道,连接裴文德的寺庙和沈巍的家。只要想去,走个门就到了。赵云澜对此很满意,三天两头去敲裴文德的门,然后不声不响的带走绾面。为此,已经不知道吃了夜尊多少个白眼。沈巍也喜欢绾面喜欢的紧,就纵容赵云澜的行为。裴文德倒是无所谓,这样更有机会再造一个小人儿,然后被夜尊一脚踢下床。
岁月静好。
【end】
我又在烂尾。
感谢观看

【裴文德x面面】以身相许·番外 今天的裴文德也不会梳头呢


*逆cp预警
*ooc注意
*无脑甜饼 需结合全文观看

裴文德看着自家绾面乌黑柔顺的及腰长发,犯了愁。
小姑娘奶声奶气的催促:“爸爸你好了没啊?不行就叫爹爹嘛。”“没事没事,等等就好了啊。”裴文德摸摸绾面的头,犹豫的安慰。裴文德自己就没有头发,从前的一头长发也不常打理,所以对这方面所谓是一窍不通。但夜尊就不同,不仅把自己梳理的清清楚楚,还能给绾面编漂亮的长辫。
只可惜手巧的人儿昨天晚上被欺负的狠了,现在还在床上休息。裴文德看着指缝间溜走的发丝,无奈的叹了口气。笨拙的把落下的黑发捡起,结果还在手里的又丝丝缕缕的往下掉。裴文德手忙脚乱好不容易把全部的头发汇集扎好,一团黑乎乎的“四不像”诞生在裴文德手里。裴文德哭笑不得的想重新来,还未行动就听见一声轻笑。
绾面委屈的迈着小腿走向夜尊,“爹爹。”夜尊稍稍收敛了笑意,微微蹲下把小女儿抱起,顺便拆了那团杂乱的头发。嫌弃的推开裴文德,三下五除二把绾面的头发编好,整整齐齐漂漂亮亮,跟刚才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好了,去玩吧。”夜尊看着自己的成果十分满意。绾面转头对着夜尊的脸亲了一个,小嘴儿抹了蜜一样甜:“还是爹爹最厉害!”便没了影。
裴文德圈住自家媳妇的细腰,半是关心半是调侃的语气:“腰还疼吗?”“还不都是你干的。”夜尊用手肘给了裴文德一下,“放开,我要去换衣服。”“我帮你换吧?”裴文德的黑瞳闪着意味不明的光。夜尊哪里会不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白了他一眼:“想都别想。你去看看绾面,我怕那丫头不小心就磕了碰了。”自从当了爸爸以后,夜尊身上的戾气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温柔体贴。绾面是他放在心尖上的人,而剩下的,全部给了裴文德。
夜尊透过纱窗看到一大一小两个奔跑的身影,脸上荡漾开笑意,整个人被暖洋洋的幸福包围。
裴文德,我这辈子,可就栽给你了。
【end】
沙雕短篇+1
下个番外放巍澜出来玩吗

【裴文德x面面】以身相许(下)

依然文字 上文放评论
三个月转瞬即逝。
裴文德一点音讯都没有。
夜尊一人坐在房间后的小花园里,银白色的长发及地,双手轻轻放在肚子上,仔细看,竟微微凸起一个可爱的弧度。“宝贝,你爸爸不要我们了,怎么办?”夜尊感受着腹中小小胚胎的律动,心里是说不出的满足。
裴文德才走十多天,夜尊就厌倦了日复一日的无趣生活,打算去找裴文德。但胃中突然的一阵翻滚打断了他的步伐。起初他以为只是太久不进食的原因,也没太在意。可四肢无力,嗜睡,抽筋等只有正常人类会出现的症状接踵而至出现在他的身上,就这样浑浑噩噩过了一个月,夜尊才动用黑能量想想缓和一下,万万没想到小腹中涌动着一股能量,夜尊才意识到,自己怀孕了。
夜尊不吃东西可以,可他肚子里的小崽子不行。无奈之下,他只好自己琢磨,将近半个月,才无师自通了做饭。孕夫自己辛辛苦苦的照顾着孩子,非但没有胖,反而还瘦了五六斤,原本就没什么肉的脸又尖了几圈。
“唉,”夜尊站起身,“也不知道裴文德这个臭和尚现在怎么样了。”


裴文德再站在清幽的寺庙门口时,又过了半个多月。推开门,四处稍微打量,便直奔寻找自己的心上人。
“...阿夜?”裴文德试探性的叫了一声,房间内没有回应。他放轻脚步慢慢走进去,才看见被子鼓起一团。裴文德心里一瞬间就软了,自己过去掀开被子抱住睡的正熟的人,双手习惯性放在腰上,就摸到了夜尊小腹异于寻常的隆起。裴文德一惊,难以置信的用手覆上去,手心好像传来阵阵微动,眼眶马上泛红,心中了然一喜,爱怜的吻了夜尊的发梢,伴他入梦。
夜尊是被饿醒的。他下意识的揉揉腰,却搭到了一双手。夜尊迅速动用黑能量,“谁?”“醒了?饿吗?”在熟悉不过的声音,“裴...裴文德?”裴文德不答,抬起夜尊消瘦的下巴,交换了一个缠绵至极的热吻。
“让你和孩子受苦了。”裴文德的下巴抵在夜尊的颈窝处,转过头又亲夜尊漂亮的喉结。夜尊痒的难受,用手推那颗锃亮的脑袋:“你的孩子饿了,作为爸爸你管不管?”“当然。”裴文德切身体会到,幸福是什么滋味。
也谢谢你,愿意留下这个孩子。

过了大概六个半月,夜尊顺利生下一个漂亮的女孩。裴文德取名,裴绾面。
小面面极像夜尊,扑闪扑闪的大眼睛,仿佛满天的星星都映在其中。每每裴文德看着自家闺女,心都要化了。
岁月静好,有心爱的人在身边,足矣。
【end】
烂尾抱歉。
我是真实觉得面面是受!就像看他揣包子!
可能会有番外掉落。孕期play或者带娃日常?
最后 感谢观看。


【裴文德x面面】以身相许(上)

文字版来惹
【裴文德x面面】以身相许
*私设巨多
*面面为双性
*和尚就是裴文德
*生子
*沉稳温柔腹黑攻裴x傲娇放荡诱受面
*ooc敬请谅解
夜尊诧异于自己还能醒。
阳光真明媚啊。夜尊心里默默的想,好久没看见光了呢。
等等...
阳光?
这里不是地星?!
夜尊猛的坐起,看见自己身处一间古色古香的房子里。檀木雕刻的家具,屋内中心摆着两个香薰,烟雾缭绕如梦似幻。那淡淡的清香萦绕鼻尖,闻着舒心。耳边安静的过分,越看越感觉不对劲。
这地方如此清心寡欲,不会是...和尚住的?
夜尊脑子里思绪不停,正想着,被脚步声打断。夜尊敏锐的抬眼,鸦羽般的睫毛危险的动了动。来人真是和尚,不过不比往常的浓眉大眼,此人眉目清秀,皮肤白皙,眼睛澄澈但掺入几丝复杂。
...看不透。这是夜尊的第一想法。
夜尊凤眸轻眯,像物色到猎物那样的眼神上上下下的打量了面前的和尚。“是你救了我?”“是。”夜尊得到肯定答案,轻轻挑了挑细眉,“你叫什么?”
“裴文德。”哟,和尚名字还挺好听。
“我叫沈...夜尊。我这个人主次分明,你救了我,我就会报答你。说吧,你想要什么?”夜尊换成侧卧的姿势,被子不慎滑落,露出两条修长纤细的美腿。殊不知,这一无心之举,吸引了始终低着头的裴文德。
“贫僧不需回报。”裴文德淡淡的开口。
“哼,”夜尊不满的撇了撇嘴,“那你为什么救我?”
“贫僧救人出于善心。”仍然是不咸不淡的语气。
“你过来。”夜尊突然道。裴文德看他盛慢风情的瞳孔,鬼使神差的走到他面前。夜尊嘴角勾出得逞的笑,双手搭在裴文德的脖颈上,长腿扣着腰,稍一加力,迫使裴文德单膝跪在他面前,凑到和尚耳边,轻起唇瓣:“不然我...以身相许如何?”轻佻的吹一口气,逼得裴文德额头上的青筋跳了跳。
“...施主自重。贫僧已出家,无欲无求。”但这声音,分明是带上了几分隐忍。“切。”夜尊翻了白眼,但知道这和尚就快要控制不住了,只要在自己再添一把火。
“你不要我,那就算了。我也不强求。”说完,双手抓住裴文德的衣领狠狠一拉,唇与唇相对,但只是蜻蜓点水夜尊便离开。
“啪——”裴文德脑内名为理智的弦绷断。
裴文德几近粗暴的把夜尊推到在床上,自己俯身下去叼住那两片薄唇啃咬,吸允,直到粉嫩泛红,才依依不舍的放开。夜尊眉眼含笑,眼尾狡猾的上扬,故作委屈:“这难道就是大师口中的...无欲无求?”
裴文德眼中是不符合身份的欲望,声音也沙哑不少散发勾人的魅力。
“...我反悔了。”


“没想到啊...宝贝儿你是双性...”
“行了...你要做...就快...嗯哼...做啊...”


“裴文德...你这个混蛋...嗯啊...你...你慢一点...!”
“小妖精,你不诚实。”


“不要...射/进去...会怀孕...”
“那就生下来。”


夜尊被裴文德折腾了近一天一夜,再睁眼又是日上三竿。
“醒了?吃点东西。”裴文德吻了一下夜尊的唇,想把人扶起来。
“你不是和尚。”夜尊直视裴文德的眼睛。
裴文德听到了反而笑,“我可没有说过我是啊小美人。”夜尊揉了揉酸疼的腰,剜了裴文德一眼。
昨晚夜尊情动无意间释放出黑能量,这黑能量竟丝丝缕缕的被裴文德那厮吸了去。夜尊这才有点反应,在自己身上运动的人八成是入了魔。
“你既然入了魔,还装什么和尚样!”夜尊不满的骂裴文德,“怎么,反悔了?”裴文德把生气的人儿圈进怀里,“那昨天是谁口口声声说...要以身相许的?嗯?”裴文德撕破了所谓的和尚面具,本性暴露无遗。
“大师,大师你在吗?”门口忽然传来一道女子的绵软声音刚好掐掉了夜尊的话头。“大师?我看是淫僧!”夜尊没好气的说。裴文德宠溺而无奈的笑笑,起身出去。
等裴文德再回来,天色渐暗。他刚踏进房门,就看见夜尊趴在木桌上昏昏欲睡,身上挂着的白袍掉了一半,露出精致漂亮的锁骨和大片光滑肌肤,点点桃花绽放于上,说不出的诱人。裴文德看着自己留下的痕迹强压下欲望,将夜尊打横抱起。
“嗯...”夜尊在裴文德怀里缩了缩,“乖,”裴文德觉得夜尊的长睫毛分明就是在挠自己的心,“我要走了。”这句话终于将夜尊唤醒。
“什么?去哪里?”夜尊睁大了刚刚睡醒还有点朦胧的眼睛,那双眼湿漉漉的,仿佛急不可耐的想要知道答案。
“今天下午来访的女子,是我以前的一个故人。”裴文德缓缓诉说,“她告诉我城里出事了,妖物作祟。所以我必须...去帮忙。”“不管多危险?”“...嗯。这是我的职责。”“故人?是情人吧?行我知道你的意思,让我帮你看家。”夜尊戏虐的接过裴文德的话。裴文德吻了吻夜尊,“等我回来。”夜尊心里溢出丝丝道不明的情绪,直觉告诉他这次“帮忙”并不简单。
“你要回来。”夜尊少见的严肃。
“一定。”裴文德信誓旦旦的承诺。
第二天夜尊醒来,枕边早已没了温度。
你要好好的。

【裴文德x面面】以身相许

*逆cp预警!
*私设巨多
*面面双性
*生子
*ooc敬请谅解
*有一点点三轮

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269386893555857

会来个番外 孕期play或者带娃日常?
最后 感谢观看

【巍澜】据说赵处长醉酒胃疼之后终于翻身当1睡到了沈教授?


*甜饼质量保证
*有一点沙雕
*ooc是我的
赵云澜又去跟他的姐夫们喝酒了。
一杯又一杯下肚,本来就脆弱的胃被酒精刺激的狠了,传出不甘的疼痛。
赵云澜喝的正尽兴,被突然的疼痛扎了神经,人瞬间清醒了大半。他的手下意识捂住筋挛的胃,想用手心丝丝的热度温暖起到缓和的作用,毕竟这酒宴才进行了一小半。但这胃似乎随了赵云澜的大爷痞性,非但不给面子还变本加厉的疼。
“嘶——”赵云澜疼漏了音,但表面毫无破绽,仍然把烈酒顺着嗓子灌进去。终于,赵云澜的胃到了极限,彻底开始哀叫,瞬间疼白了脸。没办法,赵云澜只能向在家里等他的贤惠媳妇求助了。
电话还没响够两声就被对方接起,赵云澜可怜兮兮的开口:“宝贝儿,你老公我喝醉了,来接我不?”“...地址?”沈巍清柔的声线带着明显的无可奈何。“嘿嘿,我就知道宝贝儿你对我最好了~”报完地址还对电话筒来了个流氓吧唧,心里感叹找了个好老婆就是爽。
“贤惠媳妇”沈巍不到五分钟就出现在赵云澜眼前,余光瞥见他泛白的脸,就知道赵云澜这死性不改的人胃病又犯了才会打电话找自己来接他回家。沈巍不动声色的在心里为赵云澜的胃叹了口气,一边架起疼的不行的人,一边替他和那些姐夫们赔不是。
赵云澜借着醉的名义整个人挂在沈巍身上,沈巍不过脑子都知道赵云澜在装醉,好不容易把在自己身上胡乱吃豆腐的人扔到副驾驶座位上,赵云澜手一勾,把沈巍白皙的侧脸送到自己面前毫不犹豫的偷了个香。沈教授虽然习以为常赵处长的耍流氓行为,但还是不受控制的红了耳根,纤细的睫毛害羞的扇了扇。
“行了,你先收一收,你的胃可耽搁不起。”一提到胃赵云澜就开始哼哼唧唧,“宝贝儿你都不心疼心疼我,我可是为了咱孩子的奶粉钱啊。”说完用一双狡黠的狐狸眼撩拨沈巍。沈巍蹙了眉,不着痕迹的翻了一个白眼,不想理赵云澜的鬼话。
驱车到家楼下,沈巍驾着赵云澜趔趔趄趄上了楼。赵云澜将软骨病发挥的淋漓尽致,刚进门就倒在床上缩成一团。沈巍知道他是疼的,气急的给他拿了药,轻轻扶着他起身,“乖,起来把药吃了。”沈巍的声音本就好听,此时又特地压低了声线,温柔的跟哄孩子似的。
这话落在赵云澜耳朵里好比天籁,听话的坐起来把药含在嘴里,感觉不到苦似的用手指了指唇,福至心灵:“喂我。”沈巍二话没说喝了口水堵住赵云澜那张不着四六的嘴,把水渡给他。赵云澜吃完药也不安分,邀请沈巍的小舌与他共舞。沈巍没有赵云澜的技术,只能任由他攻略城池,舔过一颗颗贝齿。赵云澜的眼皮感到微微痒意,抬眼一看是沈巍的睫毛在挠他。沈巍被赵云澜惹的不行,双手抚上赵云澜精瘦的腰,稍稍施力把人摁在床上:“好好休息。”
赵云澜似乎还不够,拉着沈巍转身离去的手,沈巍毫无防备,眼前一混就被赵云澜压在身下。“...赵云澜,你别得寸进尺。”沈巍额头青筋渐显,刚刚他就忍得很辛苦了,要不是看在他胃疼的份上,赵云澜明天多半下不了床。赵云澜眼神迷离,俯下身在沈巍紧蹙的眉心印下一吻。
“你陪我睡。”赵处长撒娇。
“...好。”来自沈教授无限的宠溺。


第二天清早。
赵云澜被从窗户洒进来的阳光暖醒,就看见自己怀里的大美人。大美人竟一反常态的缩着,薄唇艳红,卧蚕处本该是睫毛的剪影此时却染上淡淡墨色。莫非......
心里一个激动,卧槽老子昨晚是不是重振夫纲终于睡到了大美人哈哈哈我就知道天下没有我赵云澜做不到的事!只是可惜了喝醉没有细细品味那销魂蚀骨的滋味。
于是沈巍睁开眼,就看见赵云澜一脸姨母笑盯着自己。
...大清早的冲击力还蛮大。
未等沈巍开口,赵云澜就微微一笑,俯身亲了沈巍光洁细腻的额头,十分体贴的说:“宝贝儿昨晚辛苦你了。再睡会。我去做早饭。”然后替沈巍掖好被子,屁颠屁颠的跑去厨房了。
沈巍:“...???”
【end】
对于标题?
呵不存在的。


【巍澜】还好你还在这里

*标题和正文没多大关系 是he
*私设如山
*ooc属于我 甜属于巍澜
*为甜而甜无脑产物
*时间大战结束后
*有原著内容
沈巍......沈巍......沈巍!
赵云澜一个激灵从黑暗中惊醒,脑海里浮现的是满身血污,奄奄一息的沈巍。虚脱的沈巍朝赵云澜温柔的勾了勾嘴角,轻轻的对赵云澜做口型:
“云澜...不要哭...”
气若游丝的语气飘进赵云澜的耳朵里,揪着赵云澜的心生生的疼。“不要......”
“老赵!”一阵尖锐的女声拉回赵云澜的思路。“老赵你没事!太好了!我...”“沈巍呢?!”赵云澜匆忙的打断祝红。祝红很明显的顿了一下,闪躲了赵云澜的眼神。“我问你,沈巍呢?沈巍去哪了?!”赵云澜急火攻心,双手不受控制的握住祝红消瘦的肩胛。“赵云澜你冷静点!沈教授他...”
“大人他没能回来!”楚恕之冷冽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大人为了海星和地星,牺牲了自己!”连尸王楚恕之,声音都带了些许颤抖。
赵云澜终于被这些话砸清醒了。他丢了他的小巍...眼眶迅速湿润发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痛极反笑,从不掉眼泪的赵云澜像孩子般哭泣,“小巍...小巍...”赵云澜哑着嗓子崩溃的唤沈巍的名字,仿佛或许这样就能把沈巍找回来。
“沈巍不在了,我还怎么苟活下去...”赵云澜抓着头发,泪一颗颗掉在地上,声音轻的细不可闻。
赵云澜的命是捡回来的。他有心做镇魂灯的灯芯,可是镇魂灯无意接受他。有一点夜尊倒是说对了:郭长城是灯芯的不二之选,这灯芯,只能是郭长城。郭长城用自己小半辈子积攒下来的厚重功德做了灯芯,才把自家领导救回来。


沈巍没想到自己还能醒过来。
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
细长绵软的睫毛扇了扇,墨黑的瞳孔重新聚焦,刚刚恢复的意识,第一个想起的就是赵云澜。
起身,一片耀眼的金光染在沈巍的眼眸里,沈巍下意识抬手挡了挡,打量起周围。峻峭挺拔的山连绵起伏,泛着金色的天衬在翠绿后,竟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沈巍目光流转,最后骤然定格在某一处,慢慢的红了眼眶。
“山鬼?昆仑君趴在大石头上,挑挑眉,“应景,只不过气量小了点,你看着世间山海相接,巍巍高峰绵亘不绝,不如加上几笔,凑个巍得了。”
久远的记忆回荡在耳畔,这里不就是...昆仑和小鬼王月下谈心的地方吗。眼前浮现出模糊的身影,身着青色长衫,长发飘飘的昆仑沉稳的背影和小鬼王尚为稚嫩又略带张狂的眉眼。
沈巍笑了。小美人长成了大美人,就微微一笑都倾国倾城,风情绝伦。可惜昆仑君你,看不见了。
死后还能来到这个地方,其实也不差。
霎时,天边金光放肆的吞着高山,光的最深处,隐隐约约闪烁出一个人影。沈巍眯了眯眼,看出那人影长发披肩,人身蛇尾,姣好的面容正朝向他,柔柔的对他笑。
“...女娲?”沈巍半信半疑的开口,在这里见到万年前元气大伤的女娲,实属奇事。
“孩子...回去吧。有人还在等你呢。”女娲开口,空灵绵软的声音让沈巍觉得极不真实。“可我怎么回...”沈巍急急的问,话还卡在嘴里就看见女娲挥了挥手,自己的意识就被抽离了。


特调处内。
赵云澜已经一言不发坐在沙发上快一整天,大庆就化做猫型默默无闻的守着。桌上的饭菜热了不知道多少次也没动过,谁都劝不动赵云澜。
“昆仑...”
赵云澜突然听到有一阵女声好像在呼唤他。
“谁!”赵云澜猛然起身,把旁边打盹的大庆吓了一大跳。“老赵你干嘛?”大庆不满的开口,“别说话!”赵云澜粗暴的打断大庆,又问了一次:到底是谁?!”
“昆仑...万年前欠你的,现在还给你吧。”声音忽远忽近,最后的尾音萦绕在赵云澜耳旁。
“...这是女娲?”聪明如赵云澜,刚猜出五六分就被特调处贸然出现的白烟打断了思路。“呲——”大庆谨慎的做出防御。
赵云澜把手放在了贴身的黑能量枪上,他看着这眼熟的场面,几乎是下意识的动了动鼻。若有若无的清香钻进赵云澜的鼻腔,那一瞬间,赵云澜的泪夺眶而出。
白雾间渐渐出现一个人,还伴着在熟悉不过的黄泉尽头的冷香。大庆再迟钝,也能猜出是谁。
终于白雾散去,沈巍的人形完全暴露在赵云澜眼前。“沈巍...”赵云澜低哑的嗓音此时散发着无限的魅力,把沈巍的心勾的一颤一颤。
“云澜。”沈巍直视赵云澜的眼睛,“我回来了。”赵云澜缓缓走过去,用力的,抱住了眼前的人。力道之大,想把人揉进骨子里似的。沈巍温柔的拍拍赵云澜的头,什么也没说。有些话不用说,对方懂就好。


特调处又过回了正常的生活。
每天看老赵和沈教授花式虐狗,众人只想呵呵。
“照这个形势看,是女娲救了我。”沈巍坐在赵云澜的办公室里,一本正经的分析着。而赵云澜,自打沈巍进来目光就再也没有离开他过。沈巍察觉到赵云澜火热的注视,轻咳一声,果不其然又红了耳朵。“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赵云澜...”“没办法嘛宝贝儿,谁叫你长得太好看了呢。”赵云澜痞痞的搂住沈巍的脖子,勾过来在脸上亲了一口。“好了宝贝儿甭管谁救的你了,只要你在我身边,就够了。”赵云澜在沈巍耳边说。沈巍一直从耳朵红到脖子,半晌,才轻启薄唇:
“好。”
【end】






【白鹊】相守之证

大年初一给各位拜年啦
这就算贺文了(我不会说这是情人节贺文的🌚
食用愉快❤️



长安来了一位剑仙。

跟着剑仙的,是位怪医。

剑仙叫李白,怪医唤扁鹊。

怪医扁鹊在长安城的角落开了一家小医馆。

小医馆旁边是家酒馆,剑仙李白嗜酒,每天都要到酒馆喝上两壶,而后醉意朦胧地敲开小医馆的门,又被扁鹊嫌弃的丢出去。

他们很亲密。

李白常常带着扁鹊出门买酒买药逛集市,两张姣好的面孔就这样赤裸裸的暴露,在街上能引起一阵躁动。李白喜欢和路过的姑娘抛媚眼放电,每次姑娘满脸通红害羞跑开时,扁鹊总赏李白一瓶风油精。李白被灌了也不介意,笑眯眯的在扁鹊脸上偷香。扁鹊的脸变得更黑,但微红的耳尖早就出卖了他。李白笑意渐浓,看着自家媳妇远去的背影,一蓝一绿的眸子能溢出星星。

对,一蓝一绿。

蓝色的眼眸纯澈透明,似大海的深沉也似天空的明静。那只瞳里,藏着星辰大海。祖母绿宝石般的球体镶嵌在那风情万种的桃花眼框里,绿色中参杂着点点寒芒,寒芒被温柔包围,也是独有一番韵味。仅望一眼,便会沉溺在这对眸子里。

怪医的眼睛,与剑仙相同,却又不同。

不同李白的纯澈,扁鹊的眼里多了一份秘密,那对眸子,一望不到底。碧眼中带着几分冷漠,而湛眼中散些许疏离。扁鹊的气质,与其再相符不过。

有心人就会想到,这眼睛原先肯定是双翠双湛,可一对幽魅而又危险的绿瞳和温和又不失杀气的蓝眸到底属于谁,谁也不知道。他们又是怎样将眼珠易主,也不得而知。这两双眼眸,是剑仙和怪医最突出的地方,也是最神秘的地方。每每有人问起只要李白一个凌厉的眼神,就会被吓得噤声,而李白就会去扁鹊嘴上讨奖励,然后在光明正大的告诉那位被惊着的好奇人:

“这是我们相守一生的象征。”



看到恋与非版本的就抑制不住脑洞了🌚没敢挂白鹊tap